手機人民網 紅木

陳寶光:說說紅木那些事兒

2016-07-06 14:15 人民網-家居頻道  

紅木,連同紅木家具及制品在近十幾年以來是個熱鬧的地界兒,在很大程度上參與了當代財富大戲演出,甚至作為重要杠桿攪動一方,引得媒體及公眾格外關注,也令很多需要不需要懂及不懂家具的,都對于紅木或頭頭是道或津津樂道。一時間,幾乎人人都在淘換老家具,個個老板都要買紅木,紅木和家具的知識卻也因此空前普及。

我前兩年曾經寫過《紅木家具那些事兒》一文,其中談到紅木,但不是專題所言并不深入。近來思考:紅木雖因家具而起,卻也是獨立題材,足足可以說上若干,故此提筆再續一文。

  一、怎么來的“紅木”一詞

本人在前文曾經說過,“紅木”一詞因“紅木家具”而得。歷史上,一些地區有將大紅酸枝做成的家具叫“老紅木家具”的叫法,后來也有“新紅木”的稱謂。同時,民間為了區別也有“白木家具”的叫法。也是改革開放以后實際生活使用的原因,“紅木家具”一詞逐步叫開。特別是當代,“紅木家具”廣為傳播深入人心。

這種叫法其實是比較近代的事情,以常熟一帶了解看,時間大致在民國年間,再早不過晚清。之前沒有“紅木家具”,更無“紅木”。這里要強調一句:中國歷史上基本是用“白木”做家具的。

由此可以看出,“紅木”應該更多是一個文化概念,是因一種使用或曰民俗而產生發展。也正因如此,在國外沒有能夠對應名詞。rosewood、red sandes、red sandalwood等等都不是我們文化概念中的“紅木”。目前更多直接翻譯成“hong mu”,這樣似乎更貼切一些。

紅木,連同紅木家具及制品在近十幾年以來是個熱鬧的地界兒,在很大程度上參與了當代財富大戲演出,甚至作為重要杠桿攪動一方,引得媒體及公眾格外關注,也令很多需要不需要懂及不懂家具的,都對于紅木或頭頭是道或津津樂道。一時間,幾乎人人都在淘換老家具,個個老板都要買紅木,紅木和家具的知識卻也因此空前普及。

我前兩年曾經寫過《紅木家具那些事兒》一文,其中談到紅木,但不是專題所言并不深入。近來思考:紅木雖因家具而起,卻也是獨立題材,足足可以說上若干,故此提筆再續一文。

  一、怎么來的“紅木”一詞

本人在前文曾經說過,“紅木”一詞因“紅木家具”而得。歷史上,一些地區有將大紅酸枝做成的家具叫“老紅木家具”的叫法,后來也有“新紅木”的稱謂。同時,民間為了區別也有“白木家具”的叫法。也是改革開放以后實際生活使用的原因,“紅木家具”一詞逐步叫開。特別是當代,“紅木家具”廣為傳播深入人心。

這種叫法其實是比較近代的事情,以常熟一帶了解看,時間大致在民國年間,再早不過晚清。之前沒有“紅木家具”,更無“紅木”。這里要強調一句:中國歷史上基本是用“白木”做家具的。

由此可以看出,“紅木”應該更多是一個文化概念,是因一種使用或曰民俗而產生發展。也正因如此,在國外沒有能夠對應名詞。rosewood、red sandes、red sandalwood等等都不是我們文化概念中的“紅木”。目前更多直接翻譯成“hong mu”,這樣似乎更貼切一些。

“紅木”一詞能夠叫響得益于一個“標準”。改革開放初期一段時間里各種叫法稱謂都有,而紫檀、黃花梨等并沒有在紅木的范圍里。統稱為“硬木”的有,國外也有稱之“唐木”的,當然更多的也用了“紅木”。“硬木”一詞在木材學里指闊葉樹材,與針葉材的“軟木”相對應,有國際公認的通用概念,所以很難對應推行。

這個標準即是廣為人知的“紅木國標”。雖然實際活動中這個標準很難操作,且爭議極大。然而,反對歸反對,事情歸事情,該標準自2000年頒布實施以后就具有了法律效力,成為“紅木”這個詞匯對應的官方口徑,而且是唯一的,以致說到紅木絕對繞不開這個標準。

《紅木》國標是由國家標準化委員會發布的,起草單位是林業科學研究院木材研究所,主要起草人有幾個,其中有楊家駒。為此,一段時間在圈內頗有名氣,十分活躍。標準有一個文號:GB/T18107-2000。據了解,其中“GB”說明是國家標準,“T”是推薦使用的意思,緊接著的數字是其在標準里的序列,最后的數字指明發布的時間,這就是紅木國標的基本身份標識。

我不大懂得關于標準的事情,也不是學木材專業的,只覺得標準化委員會批準這樣一個標準有些怪怪的。因為這木材是天然生成,個體之間差異很大,不像鋼材、塑料、水泥等原材料是人為配比,數據容易掌握控制。雖然很難真正執行,后來的時間里這個標準卻成為“真經”,是衡量或曰標定是否紅木的決定尺度,以致社會上產生錯覺,多數人認為所謂“紅木”就是這些。“真經”規定,紅木含5屬8類33種,也就是說“紅木”一共33個樹種。

  二、真有“紅木”嗎

答曰:真的是有“紅木”。

確實有這樣一類木材,材料剖開以后心材部分呈偏紅一些的顏色。但是,我可以負責任地告訴大家:紅木不是真正的紅色,我們看到家具的色澤與木材的本色是不一樣的。為什么會不一樣?消費心理趨勢左右了顏色傾向。我們看看到很多成為家具的時候,都比實際上紅了不少。這是由于一方面成為商品的家具需要色澤上統一,木頭畢竟是天然生成的,就是同一根材料上的木頭顏色也會不盡相同,而這可能是很多消費者所不知的。重要的是偏紅一些更符合今天這一階段消費心理需求,家具、工藝品自然就“長”紅了。

所謂紅木,應該是木頭的心材部分,這類樹木表面有樹皮,樹皮下面是一層被稱作“白膘”的物質。“白膘”是俗稱,有寫做“白標”的,本人認為此稱似以豬皮下那部分類比形容,用“膘”字貌似更為貼切。樹木經制材成為原木,原木中靠近樹皮的木質部為邊材,材色較淺,密度較低。靠近樹中心的木質部為心材,顏色較深,密度較大。紅木類木材心材可用做家具,而邊材因結構疏松,強度較低而棄之不用。白膘是樹木生長和輸送養分的重要通道,質地松軟富含營養,也十分容易被蟲蛀。然而實際上存在的標準對此有點不同要求,即《深色名貴硬木家具》標準與《紅木》標準對待白膘的要求不完全一致,就是后來的《紅木家具通用技術條件》也對此有一個態度。紅木類木材心邊材界限分明,而其他木材界限并不分明,材質差別也沒紅木類木材那么大。

紅木在開料剛剛破鋸開的時候由于氧化的作用,是有偏紅,不同樹種從淺土紅色一直到褐色深褐色黑色都有。時間一長就基本歸于土黃色褐色一類,也有一些更加黑重一點,亦非紅色。其中特別是紫檀、紫光檀,色澤會更深重。一般說來,紫檀木類的心材紅紫,花梨木類的紅褐到紫紅,香枝木類的紅褐,黑酸枝類的栗褐等等不一。

  三、如何認識“紅木”

33個樹種包括了那些呢?由于廣泛宣傳很多地方都有,這里不需重復。我認為,一般消費者或者愛好者可以先不問屬的事情,直接從樹種入手。反正一共33種,能記多少算多少。由種向上就到了類,就進入了第二個門。這兩層了解了以后還可以深入探知屬的事情,實際上這對于消費者來說已經沒有什么意義,這原本是在知識范圍內的事,是不需消費者掌握的。

在33種里也不是都需要一下認知的,因為其中有很多木材平常基本見不到。本人在圈子里混了多年,一些樹種也就是在樣本上見到,實際生產銷售中基本沒有。有一些就比較常見,如“海南花梨”,俗稱“海黃”,在國標里“降香黃檀”是也。又如“小葉檀”,通稱“紫檀”,即“檀香紫檀”。再如“老撾大紅酸枝”學名“交趾黃檀”。近幾年用的比較多的“緬甸花梨”,對應的名字是“大果紫檀”,“非洲花梨”一般對應“刺猬紫檀”等等。

讓人暈的是一個樹種往往有很多叫法,有學名,是正規叫法,有俗名,是通常叫法。還有就是木材商為了銷路故意起的各種名字,所以仔細觀察就會發現市場上所標不是什么“花梨”就是什么“紫檀”,主要往這兩個種類靠。就如“盧氏黑黃檀”吧,它的類是“黑酸枝木”,屬是“黃檀屬”,俗稱“大葉紫檀”,還有一段時間稱之“海島紫檀”,就這幾個名字往往搞得人們一頭霧水。

由于木材鑒定困難的原因,相當通常的做法是只標明到類的名稱。當然,近年很多逐步直接標明到樹種了。所以我們的消費者要知道什么是“類”,好在“類”只有八個,費點勁也就費了吧。

作為一個普通消費者能不能不依靠儀器或外部條件直接判斷出是否紅木?答曰:不能。不要說普通消費者就是愛好者也不行,這是由于木材識別的特殊性造成。我們換個角度來看待,如果在市場上買不銹鋼材質或塑料材質的商品,我們能夠一望而知其材質標號情況嗎?同樣是不能的。問題只在于實際上能不能監管,或者說有效監管能不能實行。

那么,作為一個消費者如何識別紅木制品呢?這些樹種應該是有一些明顯特征的。

首先,這些木材一般比較重,由于其氣干密度大,同樣體積的木材要比一般闊葉木材重很多,因此手感是一個外在指標。第二,沒有明顯的成長年輪。因為我們只用這些木材的心材,有說法這是木材細胞已經死了的部分。我更看重這些樹木基本生長在沒有四季變化的地方,缺少明顯季節轉換就很難看出在其身上留下的歲月痕跡。第三,不管色澤偏哪些,這些木材顏色總體來說是比較深的。所以,有一個名詞叫“深色名貴硬木”來泛指紅木或硬木。

想要真正認識33種紅木比較困難,其中經驗很重要。單憑視覺判斷只能是平常說說而已,不能做為正式依據,而正式的鑒定甄別只能通過儀器。因此,消費這類商品除看外觀之外一定要有嚴謹的銷售合同,一定要有產品質量證書。

  四、標準的問題在哪兒

《紅木》標準自出臺以來就沒有停止過爭議,也許還沒有哪個標準有過這么大的異議。前兩年提出重新修訂,爭論再起,其間有一篇文章印象深刻,題目叫《扼殺紅木產業的千古罪人》,不知何人撰寫。我以為,任何事情的存在都有一定的合理性。對于解決一個時期木材市場的混亂,這個標準起了很大作用。同時,在“紅木”的旗幟下統一了稱謂,使得紅木一詞廣為人知,為當代紅木家具的發展打下基礎。

但是,為什么有這么多的不同意見呢?據觀察大致有這樣幾個原因,其一、不嚴謹。你看關于樹種范圍其中是這樣表述的,“……此外,上述5屬中本標準未列入的其他樹種的心材,其密度、結構和材色符合本標準的也可稱為紅木。”一句“也可稱為”坑了多少人。十幾年以來的實踐證明這句含糊的話是無法闡述和延伸的。對此還有一個更荒唐的解釋特抄錄共賞:“……由于生長的立地條件不同,同一樹種木材的密度、材色、管孔分布類型、紋理、結構等都有不同程度的變異,即使同一樹株,在不同的樹高和樹徑部位的木材也有差異,特別是印度紫檀的密度和材色變化甚大。這就是說,已列的33種以內的樹木的木材,即使是經過樹木學鑒定是正確的樹種,凡未能達到規定的必備條件者,都不能稱為紅木。”遺憾的是有人這樣認識,也是遵循這個準則實踐的,而這實質上否定了標準的可行性。其二、實際操作性太差,如前所述,沒有儀器無法鑒別,然而難就難在,就是有儀器也不一定搞的清楚。其三、面向的對象是過去還是現在沒有搞清楚。其實今天使用什么木材做家具或工藝品,與故宮里的家具是什么材料的并沒有什么直接關系,一個標準就現實需要而為之本足已。其四、也是最重要的,沒有分清做學問著書立說與公共文本的區別。做學問需要的是把知識弄清楚,是個人的事情,搞復雜或簡白都沒關系。標準是做什么用的?是用來執行的,使用的,是生產者生產制造的依據,是消費者購買的規范。總體說來是公共的,通用的,需要清晰、簡潔、能操作。如前面引用的那段話,從知識層面上來講或許是正確的,但放在解釋標準上則是錯誤的。法律也是很深的學問,如果憲法、刑法都弄得這么無法解釋似是而非,在實際使用中還能判斷執行嗎。

但是,需要客觀地說,標準提出的紅木條件,即:樹種、導管/管孔、氣干密度、材色,簡單說是“密度、結構、材色”,是十分可貴的,意義不一般。

不說了,先湊和吧。

  五、“紅木”美在哪兒

紅木美嗎?這是一個問題。

所有關于美的概念都屬于文化的范疇,并不是木材本身,是我們幾百萬年進化中,與樹木共同成長相依相偎產生出來的感覺。樹木是人類依存度最高的物種之一,可以這么說,幾乎每一棵樹每一塊木頭看著都是美的。那么,紅木美在什么地方?首先,紅木的質量密度能夠產生相當的美感,這種美感是基于對材質的充分信任而存在。然后是其美麗的紋理吸引了我們,沒有一棵樹的紋理是相同的,紅木樹種的紋理變化無窮。同一樹種有變化,不同樹種更有不同。通常所說的“鬼臉”、“癭木”,都反映了紅木木材紋理上變化產生的吸引力。再就是對于光線折射所產生的美感。由于這些木材的密度和含油量,加工后的折射光十分搶眼,是紅木材質吸引人的要點之一。如此云云。

也有將不同顏色的紅木比做男性或女性,以表達木材陽剛陰柔,此有一些道理。然而這些比喻要依附家具工藝品的造型才會更有感覺。

其實,對紅木加工施藝所產生的美感才是最根本的吸引力。可以說,紅木加工以后所衍生的一系列文化,包括制作、審美、使用等,是中國傳統文化最典型的精神結晶,是我們民族神魂的折射和物化,所以我一直認為:紅木制作的家具以及工藝品具有永恒的魅力。

就以打磨工藝為例,我們的紅木家具和工藝品,最終要經過2000目以上水砂紙反復打磨方能成就,如同嬰兒皮膚的細膩感和溫潤如玉的感覺正是這樣出現。打磨,把紅木這種木材的材質美充分表達出來,樹木的生命形式通過這道工藝得以轉換,以人文美的方式于世間再現。換而言之,通過打磨工藝,精神就出來了。再換一個角度說,如果不是我們這個民族的秉賦和愛好,紅木的這種品質可能就永遠蕩然無存無所體現。

紅木,原本意義上的主要產于中南半島。主要是越南、老撾、泰國、緬甸、柬埔寨等國的資源。早期泰國、越南還比較多,如泰國稱為“香紅木”的木材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就比較多用。在廣東調研證實,歷史上越南的木材更多是通過陸路進入中國。進到二十一世紀大量則是老撾、柬埔寨、緬甸的,現在這里也接近枯竭。越過海峽就是印尼、巴新、東馬、文萊的資源,今天更向非洲、南美延伸。由于生長周期的原因,紅木樹種、木材資源銳減和匱乏已經成為不容忽視的課題。

紅木,中國人專門挑出來的木頭,是因我們的愛好獨特標的物種,也是這個星球上最優秀的物種,我們對她還知之甚少。珍惜吧!千萬不要因為無知和貪婪而導致其泯滅。

2016年6月14日于北京

陳寶光微信公眾號:京城寶哥

(本人作者系中國家具協會專家委員會副主任)

(責任編輯:張桂貴)
分享到:

查看全部評論

精彩推薦

非诚勿扰艳娇门之冰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