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人民網 法治

尋兒58年 一聲“爸爸”讓老人淚如泉涌

2021-06-13 10:00 人民網  作者:郝萍

(視頻剪輯:王曉嘯)

骨肉至親,血濃于水。

90歲的羅鳳坤老人已滿頭銀發,步履蹣跚。在講到自己離散的孩子時,他的眼淚一下子從眼眶涌出,泣不成聲……那年與孩子分別的情景,他深深地刻在心里長達58年,同時也對自己的疏忽,懊惱自責了58年。

羅鳳坤老人(右)緊握著孩子的手。人民網記者 翁奇羽攝

2021年6月8日,跨越半個世紀的父子終于再度相見,一聲大喊的“爸爸”,讓耄耋之年的老人此生再無遺憾。

探親途中2歲孩子被拐賣

“我一直想讓他叫我爸爸”

1963年,羅鳳坤32歲。

那年年初,他帶著全家人在薛城火車站候車,準備探望自己的岳父和岳母。

當年的火車站遠不及現在,人多面積小,座位相對有限。羅鳳坤和老伴在候車室安頓好兩個孩子和他們的小姨休息后,便在車站外的車棚下睡著了。

羅鳳坤老人看著照片回憶當年的情景。人民網記者 翁奇羽攝

對于當年的場景,他至今都難以忘記。“凌晨兩點多,孩子的小姨哭著跑來和我說亞軍(二兒子)不見了,讓人抱走了……”羅鳳坤悲痛地說道,當時喊著孩子的名字,找遍了火車站的每一個角落。就這樣,在并不大的火車站里反反復復找了一夜,最后天也明了,也杳無音訊。

“從那以后,每天都哭得不行,好長時間都不想吃飯。”羅鳳坤回憶時哽咽著說道,“心里難受啊!”

(視頻剪輯:王曉嘯)

骨肉至親,血濃于水。

90歲的羅鳳坤老人已滿頭銀發,步履蹣跚。在講到自己離散的孩子時,他的眼淚一下子從眼眶涌出,泣不成聲……那年與孩子分別的情景,他深深地刻在心里長達58年,同時也對自己的疏忽,懊惱自責了58年。

羅鳳坤老人(右)緊握著孩子的手。人民網記者 翁奇羽攝

2021年6月8日,跨越半個世紀的父子終于再度相見,一聲大喊的“爸爸”,讓耄耋之年的老人此生再無遺憾。

探親途中2歲孩子被拐賣

“我一直想讓他叫我爸爸”

1963年,羅鳳坤32歲。

那年年初,他帶著全家人在薛城火車站候車,準備探望自己的岳父和岳母。

當年的火車站遠不及現在,人多面積小,座位相對有限。羅鳳坤和老伴在候車室安頓好兩個孩子和他們的小姨休息后,便在車站外的車棚下睡著了。

羅鳳坤老人看著照片回憶當年的情景。人民網記者 翁奇羽攝

對于當年的場景,他至今都難以忘記。“凌晨兩點多,孩子的小姨哭著跑來和我說亞軍(二兒子)不見了,讓人抱走了……”羅鳳坤悲痛地說道,當時喊著孩子的名字,找遍了火車站的每一個角落。就這樣,在并不大的火車站里反反復復找了一夜,最后天也明了,也杳無音訊。

“從那以后,每天都哭得不行,好長時間都不想吃飯。”羅鳳坤回憶時哽咽著說道,“心里難受啊!”

這一年,被人拐走的二兒子羅亞軍,年僅2歲。

“那時他還小,說話還不是很清楚,我一直想讓他叫我爸爸。”羅鳳坤急切地說著。

這一別,讓始終未完成心愿的羅鳳坤,一等就是58年。

全家尋兒58年始終未果

“兒子不見了,我常年想”

濟南、徐州……

報案、登報……

孩子、親戚……

但凡能去的地方,但凡能想的辦法,但凡能拜托的人,羅鳳坤都嘗試過了。那幾年,羅鳳坤始終沉浸在失去孩子的悲痛中,無心工作,但卻始終沒有停下尋找孩子下落的腳步。

羅鳳坤的小兒子羅濤說:“從我記事起,父母就交代我們只要出去,每到一個地方都要打聽。”其他孩子長大后,羅鳳坤讓他們不管是打工還是做買賣,都要多方打聽哥哥的消息。

家里沒有全家福,羅濤的身上便始終帶著哥哥唯一的一張照片。拍這張照片的時候,羅亞軍還不到兩歲,羅家兄弟姐妹就便憑著眉眼的神態,四處打聽,但都無功而返。

羅鳳坤老人看著自己老伴的照片。人民網記者 翁奇羽攝

2010年,羅鳳坤的老伴去世。遺憾的是,她在臨終前都沒能見到自己被拐的孩子。“老伴走了有十年,之前她一提孩子就哭”,羅鳳坤對此一直感到十分自責。

2015年,羅鳳坤又一次來到派出所報案,希望可以通過采集血樣做DNA對比的方法查到兒子下落。

當地公安機關迅速組織專人開展調查,但因案發時間較久,案發地情況復雜,加之母親去世只能將DNA做單親比對等情況,給偵破帶來較大困難,因此沒有獲得有效線索。

父子約定相見時間

“我們眼淚嘩嘩往下掉”

今年1月,公安部部署全國公安機關開展“團圓”行動,要求各地公安機關積極完善兒童失蹤被拐信息,全面采集涉拐人員信息等工作,緊緊依托“全國打拐DNA系統”全力偵破拐賣兒童積案、全力緝捕拐賣犯罪嫌疑人、全面查找失蹤被拐的兒童。

這一刻,羅家人才真正看到了希望。

公安民警重新開展新一輪的排查比對,先后深入到河南、甘肅、上海、四川等地,不放過任何蛛絲馬跡。

山東省棗莊市公安局刑偵支隊副支隊長叢四新說:“我們采集了羅鳳坤四名子女的DNA數據進行逆推,使單親比對變成雙親比對,一名高度疑似人員就這樣出現了。”

羅鳳坤老人與孩子們等待著與羅亞軍見面。人民網記者 翁奇羽攝

6月1日,經復核確定,羅鳳坤系付貴林(二兒子羅亞軍)的生物學父親。

“當天,接到民警的通知時,我們激動的眼淚嘩嘩往下掉。”羅鳳坤的女兒說。

付貴林也在聽取了打拐民警講述后,感慨萬千。

就這樣,雙方約定好,一周后在濟南見面。

父子跨越半個世紀相擁而泣

“我的兒啊……”

6月8日,公安部部署山東、四川、江蘇、河南四省公安機關同步開展“團圓”行動認親活動。

為了這一天,羅鳳坤在全家人的陪同下,提前三天準備好了新衣服、新鞋。

為了這一天,付貴林提前一天趕往濟南,因為這是他有記憶后,第一次見到自己的親生父親。

當天下午,90歲的羅鳳坤老人顫顫巍巍地走上臺前,焦急地看向門口,望眼欲穿。

羅鳳坤老人與58年未見的兒子相擁而泣。人民網記者 翁奇羽攝

“爸爸……爸爸……爸爸……”

“我的兒啊……”

下跪、相擁、抱頭痛哭……這一刻,當老人看到自己分別58年的兒子時,驚喜、感動、自責、痛苦等所有情感都交融在了一起,頓時淚如泉涌。

為了這一天,32歲的羅鳳坤等到了90歲,而在父親記憶中,當時還不太會說話的二兒子,也已是花甲之年。他們雖然分隔兩地,但卻共同經歷了58個春夏秋冬。

“團圓”行動讓愛回家

愿天下無拐 合家美滿

付貴林說,因為養父母對自己非常好,所以不管是在小時候無意間得知自己是被領養的孩子后,還是到后來有了自己的孩子想尋“根”時,最后也都苦于不想傷害養父母而放棄尋親。

付貴林(左)與親生父親相聚。人民網記者 翁奇羽攝

2017年,養父母去世后,他才選擇走進派出所采血尋找親人,“實在沒想到在有生之年能與父親和家人團聚。”付貴林說,感謝公安機關,讓他“回家”。

截至5月31日,“團圓”行動已找回失蹤被拐兒童1737名,偵破拐賣兒童積案91起,抓獲拐賣犯罪嫌疑人236名。

同時,公安機關不斷創新工作模式和方法,建立完善了偵辦拐賣兒童案件“一長三包”責任制、兒童失蹤快速查找機制、全國“打拐DNA系統”等一系列系統、機制,并對外公布了方便群眾就近采血的3000多個公安機關免費采血點信息,為“團圓”行動提供了有力科技支撐。

羅鳳坤老人與孩子們的全家福。人民網記者 翁奇羽攝

2021年6月8日,一家人重獲“團圓”,這一天對于羅鳳坤老人來說永遠難忘。因幾十年未團聚沒有一張全家福,人民網記者也在認親活動結束后,為他們拍攝了一張“團圓”全家福并送上祝福。

愿今后天下無拐,合家美滿。

(責任編輯:任佳暉)
分享到:
領導留言板客戶端下載

精彩推薦

非诚勿扰艳娇门之冰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