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人民網 社會>全民關注

在線訴訟開啟新篇章

2021-07-05 10:39 人民法院報  作者:清華大學法學院副教授 陳杭平

《人民法院在線訴訟規則》有效填補了在線訴訟的制度空白,從起訴立案、庭前準備、開庭審理、證據存儲、電子送達等環節對在線訴訟作出全面規定。可以想見,隨著人民群眾的接受度和信任度的提高,在線訴訟將越來越流行,甚至與線下訴訟并駕齊驅也并非不可能。

自黨的十八大以來,人民法院牢牢把握大數據、云計算、區塊鏈、人工智能、5G等技術發展的機遇,取得了許多開創性的成就。其中,尤為重要的,一是三家互聯網法院的先后設立及投入運行,二是智慧法院體系的建成及不斷升級。對于將訴訟從線下轉移到線上來說,前者提供了卓有成效的范例,后者則為在線訴訟的全面鋪開奠定了軟硬件基礎。當然,也應看到,由于缺乏統一的在線訴訟程序規范,部分法院有所顧慮,難以將技術潛力轉化為服務訴訟當事人的能力,少數法院大膽試行,但程序規范性仍有所欠缺。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期間,全國法院在中央的指示和部署下,加速推廣在線訴訟,司法實踐對在線訴訟的規則需求日趨強烈。

《人民法院在線訴訟規則》(以下簡稱《規則》)的出臺,有效填補了在線訴訟的制度空白,從起訴立案、庭前準備、開庭審理、證據存儲、電子送達等環節對在線訴訟作出全面規定。《規則》面向全國法院,在相當程度上繼受了《關于互聯網法院審理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的諸多規定,又根據適用對象、實踐需要等作了許多突破與創新。以下就從二者比較的視角出發,對《規則》的若干特點、亮點作簡要評析。

首先,在線訴訟的適用條件。相比于《關于互聯網法院審理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規定訴訟活動以線上為原則、以線下為例外,《規則》規定,非互聯網法院開展在線訴訟,應當由當事人主動選擇或征得當事人的同意。是全部還是部分訴訟活動線上進行,是全部還是部分當事人在線上訴訟,均取決于當事人的選擇(《規則》第四條)。這就為在線訴訟的開展提供了正當性根據,也是一條貫穿《規則》的“紅線”。為了維護實體正義,即使當事人選擇在線訴訟,如果法院發現當事人欠缺在線訴訟能力、不具備在線訴訟條件或者相應訴訟環節不宜在線辦理的,法院應當轉為線下進行(《規則》第五條第一款);當事人闡明案件存在案情疑難復雜、需證人現場作證、有必要線下舉證質證、陳述辯論等情形之一,并要求其他當事人及訴訟參與人在線下參與訴訟的,法院可以轉為線下進行(《規則》第五條第三款)。另外,當事人在選擇線上訴訟之后,仍保留反悔的權利(《規則》第五條第二款)。

《人民法院在線訴訟規則》有效填補了在線訴訟的制度空白,從起訴立案、庭前準備、開庭審理、證據存儲、電子送達等環節對在線訴訟作出全面規定。可以想見,隨著人民群眾的接受度和信任度的提高,在線訴訟將越來越流行,甚至與線下訴訟并駕齊驅也并非不可能。

自黨的十八大以來,人民法院牢牢把握大數據、云計算、區塊鏈、人工智能、5G等技術發展的機遇,取得了許多開創性的成就。其中,尤為重要的,一是三家互聯網法院的先后設立及投入運行,二是智慧法院體系的建成及不斷升級。對于將訴訟從線下轉移到線上來說,前者提供了卓有成效的范例,后者則為在線訴訟的全面鋪開奠定了軟硬件基礎。當然,也應看到,由于缺乏統一的在線訴訟程序規范,部分法院有所顧慮,難以將技術潛力轉化為服務訴訟當事人的能力,少數法院大膽試行,但程序規范性仍有所欠缺。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期間,全國法院在中央的指示和部署下,加速推廣在線訴訟,司法實踐對在線訴訟的規則需求日趨強烈。

《人民法院在線訴訟規則》(以下簡稱《規則》)的出臺,有效填補了在線訴訟的制度空白,從起訴立案、庭前準備、開庭審理、證據存儲、電子送達等環節對在線訴訟作出全面規定。《規則》面向全國法院,在相當程度上繼受了《關于互聯網法院審理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的諸多規定,又根據適用對象、實踐需要等作了許多突破與創新。以下就從二者比較的視角出發,對《規則》的若干特點、亮點作簡要評析。

首先,在線訴訟的適用條件。相比于《關于互聯網法院審理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規定訴訟活動以線上為原則、以線下為例外,《規則》規定,非互聯網法院開展在線訴訟,應當由當事人主動選擇或征得當事人的同意。是全部還是部分訴訟活動線上進行,是全部還是部分當事人在線上訴訟,均取決于當事人的選擇(《規則》第四條)。這就為在線訴訟的開展提供了正當性根據,也是一條貫穿《規則》的“紅線”。為了維護實體正義,即使當事人選擇在線訴訟,如果法院發現當事人欠缺在線訴訟能力、不具備在線訴訟條件或者相應訴訟環節不宜在線辦理的,法院應當轉為線下進行(《規則》第五條第一款);當事人闡明案件存在案情疑難復雜、需證人現場作證、有必要線下舉證質證、陳述辯論等情形之一,并要求其他當事人及訴訟參與人在線下參與訴訟的,法院可以轉為線下進行(《規則》第五條第三款)。另外,當事人在選擇線上訴訟之后,仍保留反悔的權利(《規則》第五條第二款)。

其次,在線訴訟的適用范圍。相比于《關于互聯網法院審理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僅適用于部分涉網類民事、行政案件,《規則》將在線訴訟的適用范圍擴張至全部民事、行政案件,部分刑事案件(刑事速裁程序案件,減刑、假釋案件及因其他特殊原因不宜線下審理的刑事案件),部分非訟案件(民事特別程序、督促程序、破產程序和非訴執行審查案件),部分執行案件(民事、行政執行案件和刑事附帶民事訴訟執行案件)等(《規則》第三條)。另外,《規則》除適用于一審案件外,也可適用于上訴、再審、執行案件。非互聯網法院不受集中管轄的制約,而是在受理案件以后,才決定對哪些類型案件進行線上訴訟,因此《規則》極大地放寬了適用范圍。

再次,在線訴訟的法律效力。相比于《關于互聯網法院審理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僅規定“通過訴訟平臺作出的訴訟行為,具有法律效力”,《規則》明確規定:在線訴訟活動與線下訴訟活動具有同等的法律效力(《規則》第一條第二款)。該款用包含法院審判行為在內的“訴訟活動”一詞,替代了狹義上僅指向當事人及其他訴訟參與人的“訴訟行為”一詞。因此,人民法院、當事人及其他訴訟參與人等在訴訟平臺上從事的訴訟活動,效力等同于在線下為之。在此邏輯下,當事人逾期在線提出管轄權異議、逾期在線舉證、缺席在線庭審等消極行為應當承擔相應法律后果(《規則》第六條),當事人在線虛假陳述、干擾在線庭審秩序等積極行為同樣應當承擔相應法律后果。另外,如果法院的在線審理行為違反法律及司法解釋的規定,也應承擔相應法律后果。

最后,在線訴訟的程序創新。相比于《關于互聯網法院審理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的探索性質,《規則》充分吸收了互聯網法院及其他法院在線訴訟的實踐經驗,并有所推進和發展。例如,當事人可以直接在訴訟平臺錄入起訴狀、答辯狀、代理意見等訴訟文書,而無需將相關文書電子化后上傳(《規則》第十一條第一款);對于區塊鏈存儲的證據的真實性爭議,區分為上鏈前和上鏈后兩種類型(《規則》第十七條、第十八條)等。而最引人注意的,是明確規定了“非同步”審理方式(《規則》第十四條、第二十條)。由杭州互聯網法院首創的非同步審理模式在理論上存在一定爭議,但《規則》讓全國法院吃下了一顆“定心丸”。

總之,《規則》開啟了在線訴訟的新篇章。可以想見,隨著人民群眾的接受度和信任度的提高,在線訴訟將越來越流行,甚至與線下訴訟并駕齊驅也并非不可能。屆時,訴訟程序將呈現一種新的構造和特質,孕育出新的程序法理。從這一遠景往回看,《規則》仍帶有強烈的探索、試驗色彩,能產生多大影響,存在哪些不足,需要哪些修正,司法實踐將給出答案。屆時再將有關成果上升為立法,也可謂水到渠成。

(責任編輯:馬昌)
分享到:
領導留言板客戶端下載

精彩推薦

非诚勿扰艳娇门之冰冰